2014年12月12日

等到了那一抹暖陽


無數次擦肩,最終依然沒有錯過,感謝時光,沒有給我一個雲淡風輕的遙遠。一番番愛的流連,安詳裏靜坐,那些寂寞,宛如一朵朵睡蓮,無驚無擾。花開的痕跡唱晚著歲月,喜歡植物一樣的深刻,沒有悲喜,只有從容的珍惜。不問劫緣,就讓那素淡的余近卿中學band煙火,穿行於我的一簾清幽。

無關風月,生命裏沒有苟且,足以盛放一場愛的抒情,心裏,有煙火,有暖陽,還有詩。。。明月照晴窗,我守望著窗外那些溫暖,我更願意等待.我願意用靈魂深處僅有的柔軟來與你交換,我的信仰,我的相信,還有我的自由。那些前世有約的人,一定是彼此的那一抹暖陽,無論何種方式遇見,必然一見傾心。多少悸動,傾城而來,那一片嫣然在那一地潔白裏妖嬈。

也曾弱弱的承受了莫名的苦痛,光陰周向榮醫生匆匆,聚散有時。那個秘密,落雪而安,植物一樣生長的情愫開始了另一個輪回。我的生命裏沒有苟且,只有詩和煙火,足以盛放一場愛的抒情。心底的明媚,終將淹沒所有沒有回聲的昨日,漫步雲端的輕柔,微薰了容顏。

那麼默契的綿軟,開出了多少素雅,靈犀的花火蔓延,終究不會是花開成海的寂寞。一片冰心玉壺存放,若此,走來,還是離去,無論對方是誰,那又有什麼關係。一段唯美,都在自己的盛世年華裏湧動,那些澎湃,淡淡出塵,賞心足矣。自在飛花輕似夢,參透了生命,在懂得美白裏沒有恨意,都是雪花一樣晶瑩剔透的慈悲……那些雪月風花都邂逅了歸人,破繭成蝶,多少美,都在意念裏驚豔。易水寒,又苦了多少等待?
posted by 那片天地 at 12:06| Comment(0) | 樂善堂余近卿中學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2014年11月25日

世間最美的事兒


一直以來,其實我是不知道畫畫的女子有什麼樂善堂余近卿中學韻味的,更不怎麼懂得藝術為何物?或是繪畫卻是藝術的一個領域。可是天生喜歡文字的人兒,不知不覺間又愛上了書法,再後來漸漸的懂得了,會書法的女子一樣的喜歡畫畫,她們之間的共有之處卻是那麼驚人的相似。

從哪里讀到一句話“這感覺如同墨宮裂錦家看到樂善堂余近卿中學喜歡的夢裏禪花,一直覺得用雙手勞動的是善良且美好的。比如文字。比如手做。”是啊!比如文字,比如手做的畫面,真是那麼的美妙,淺淺的寥文字卻是浸透著詩人夜想日思的情愫,宣紙鋪陳著畫面卻是浸透著幾世長安的前塵想念。

那時,還是大學的時候吧!去朋友學校玩的樂善堂余近卿中學時候,很偶然的在朋友那看到了一支毛筆,在看到的那一霎那,我覺得我是真的喜歡上了這支筆,後來通過朋友的介紹,認識了那個畫畫的女孩。在微微的寒意中卻能芳香四溢,勇敢、堅強,她笑的時候就像天邊的雲彩一樣的令人神往的璀璨,她不僅字寫的漂亮,而且繪畫成就卻是那麼的望洋興嘆。她美麗得就像八月裏清風徐徐而來,是洱海的月夜一樣的靜,一顰一笑略帶些神奇的味道,三月的窗帷不揭,飄動的美麗就是那夢中飛揚著的繁星。我靜靜的看著,卻忘記了時光的三生石上刻著的是什麼?

世間的情感就是那麼奇妙,未曾謀面的人,只需互道問候,只需默默的記惦,紅顏也罷,藍顏知己也罷,心靠得那麼近,也能走過歲月的羈旅,儘管在不同的年輪裏揮霍著歲月的芳塵。後來,我向她討要一幅字畫,說好了等到回到春城的時候去取,久久的這也就成為了連接兩個人感情的紐帶。

她在她的城裏,生活,追夢,樂觀的樣子有時候真人我身為男子的相形見絀。瞭解一個人,或是深深的被吸引住,不需要做太多,你只需看看她的每一段話,一次次的讓心創建了有她的一個城,不需要源於愛,喜歡既能恰到好處。
posted by 那片天地 at 15:43| Comment(0) | 樂善堂余近卿中學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2014年10月07日

柔和

升中選校

穿過竹林便是遮天蔽日的樹木,滿眼的綠色遮蓋了蔚藍的天空。抬頭看去,仿佛身處在綠色的海洋中,於這片綠色,我是那麼渺小,在其中跌跌蕩蕩,起起伏伏。但樂在其中,永不疲乏。極目望去小路的盡頭,看不見未知的遠方是何模樣,似乎永遠存在著秘密。在這裏,走每一步,都會發現不同的風景,每個角度或者說每個方向,都會給你留下不同的感受。我走在其中,自是猶如一條歡快的小魚,自在徜徉,無拘無束。

Dr Max
沿途中,我似一個突然間長大了好奇心的孩子。一路上看見很多蝴蝶,有黃色的、白色的、黑色帶花紋的、還有如枯葉一樣的枯葉蝶,顏色極是五彩斑斕,美麗紛呈。它們有的獨自舞蹈著,有的兩兩的盤旋著飛舞,似梁祝化蝶那樣纏繞。身為旁觀者的我,只覺得它們是這個林子裏最悠閒的精靈。雖是不會像孩子那樣去捕捉它們,但卻拿著手機為了拍它們,跟著到處跑。在這片林子中,還有一個大的發現,我看見了一種從未見過的蜻蜓。這種蜻蜓叫做“金蜻蜓”,比我們往常見到的小很多。它渾身除了翅膀的邊緣都是黑色的,唯獨翅膀的邊緣仿佛是帶著螢光的一種藍綠色,在陽光的照射下,會反射出光芒,很是特別。由於太過小,手機是無法拍出細緻的效果。但能看見,也是一種緣分。

這個深林中,不僅有茂密的樹木,奇花異草,蟲鳴鳥余近卿中學band獸,最令我歡喜的便是水。一路上,都能聽見潺潺的流水聲。漫步在幽徑的小路上,不禁想到一句古詩“曲徑通幽處,禪房花木深”。雖然不知道這條小路的前方會是什麼,但耐心的期待著是沒有錯的。

沒有走多久,便到了“仙女潭”,我看見那一潭碧波,便瞬間飛奔過去。之所以叫仙女潭,傳說這裏是仙女常出沒的地方,仙女們會時常下凡間來此洗澡嬉戲,故得此名。碧波清潭,我想用來形容此地是再恰當不過的了。仙女潭不大,三面環山,從其中一面山上流下水,緩緩地向潭中注入。聽著這樣的水聲,閉上眼睛便可以想到那些美好的畫面。一群美麗的仙子,在碧潭中嬉戲的樣子,姣好的容顏,如錦緞般的青絲長髮漂浮在水中,還有那宛若凝脂的肌膚,在這樣的碧水清潭中,愈顯嬌俏柔美。女子是水做的,與水相關聯的人或物總是令人神往的,更何況是這般美麗的女子。
posted by 那片天地 at 16:41| Comment(0) | 樂善堂余近卿中學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広告


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。

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。

・記事の投稿、編集をおこなう
・マイブログの【設定】 > 【広告設定】 より、「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」 の 「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」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