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02月17日

一吹就散



人生的道路上,總有很多人,讓我們即使過了很多年想起來,還是有種想哭的感覺。有不舍,有想念,有內心的欲望,有年少的輕狂。

想把樹葉折成小船,在那年的雨後,載著思念的小船或許能乘著風飛到彩虹的第二條軌道上。我就那樣看著你,眼睛瞬也不瞬,怕你隨著彩虹的逝去而淡沒在記憶的年輪上頭髮再生

窗外又下起了雨,敲打在樹葉上,淅淅瀝瀝,就像是那年你的哭泣,哀傷帶些淒迷。這幽幽怨怨的過去,左手是清苦,右手是悽楚,不論抬起那只,都能牽扯到回憶。有時候望著幽閉的屋子,覺得這就是我的整個世界,沒有人會來,我也不想出去,風打窗,它也過不來。雨滴簷,它也滲不進。可屋裏的宋詞已被我翻閱了許多遍,牆角的觀音像也被我燃過了幾道香,這些一如過往的重複麵包蟹,我每天都在延續,說是不想出去,可什麼時候能盡如人意?我為俗人,有寂寞孤獨,有貧寒饑渴,屋裏的世界不能解決這些,所以,我不論是被人叫了出去,或是自己忍耐不得,主動出去,為了這些俗事,我總歸舍了自己的世界。

蕭瑟寂涼的秋,我在信步徒走。歲月轉瞬的太急,路旁的青樹紅花都已枯萎凋殘,我撿起一朵零落的花瓣,殘餘的少許香味還能聞到盛夏的繽紛。在這路人寂寥的道路上曾璧山中學,以前也是姹紫嫣紅,花海流連,我關門前是那樣,可我開門後就成了現在這樣。一目所視,便有如此巨變,那心眼所視呢?豈不也是滄海桑田?我沒有再敢往前走,怕那些記住的美好,都如瑤光琉璃一般,破碎不堪。
posted by 那片天地 at 16:32| Comment(0) | 日記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を書く
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
×

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。